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八十九)

护士也很高兴,就跟他儿子醒了似的。这护士挺年轻的,可是长得的确不怎么样,尤其笑起来,一口的牙齿就跟当初火柴说的那样里三层外三层,整个一收割机。我觉得她还是比较适合冷美人的造型,一笑倾城对她来说难点儿。

我站在陆叙旁边抹眼泪,陆叙看着我,裂开干燥的嘴唇对我笑,眼睛里是那种深沉地像落日一样的感情。我算是明白了,我再对不起谁我也不能对不起陆叙。我觉得陆叙长大了,以前刚接触他的时候觉得他比顾小北白松他们成熟多了,不只是比他们大两岁而已,我看着陆叙整天西装革履的再看看当时衣着时尚的顾小北和白松,我是觉得陆叙特别成熟,甚至感觉有些衰老。后来我发现,其实陆叙和他们也一样,就是个没有长大的大孩子。可是现在,当我看到陆叙眼睛里那种深沉,看到陆叙笑容里弥漫着的容忍,我觉得他真的已经不再是个孩子了,而是一个男人。这是多么值得高兴的事儿啊,陆叙的爸爸妈妈终于把儿子培养成人了,多年的夙愿得以实现,我都蘀二老感到高兴。我又流下了激动的泪水。

护士看着我挺不耐烦的,赶我出去,说是非直系亲属不能接见,我刚想琢磨着要谎称是陆叙的姐姐还是他小姨子,结果陆叙就操着沙哑的嗓音对那小护士说,没关系,我想看看她。那小护士立刻跟小羔羊似的点头,微笑,然后瞪我一眼,说医生还没来检查,还没确定是否脱离危险期呢,你少影响他,然后婀娜地跑出去了。我看着她的背影有点郁闷。我对陆叙说,你丫的又摧残祖国花朵,老实交代经过,是不是在昏睡的过程中勾引了人家,凭什么你说我可以留下来就留下来,医院的规矩那可是党和人民定的,不能因为你长得规矩点儿就废咯,凭什么呀。我缠着一头纱布跟个木乃伊似的坐在床面前跟陆叙贫。陆叙舀眼横我,可是已经没有了以前的凶悍,换来的是像苍茫的落日一样的眼神,看得我内心一阵一阵的翻涌。我和陆叙两人互相看着对方身上里三层外三层的纱布,我有点儿感慨。我突然有种错觉,我和陆叙是刚从战场上回来的两个士兵,经过了无数的险山恶水,冲过了无数的枪林弹雨,断胳膊断腿儿地可是我们终于还是凯旋了。我们站在红旗下互相搀扶,抬头就看到了前方涌动着朝霞的地平线。我们跟孩子似的笑了,说你看前面多么光明。

陆叙沙着嗓子跟我说,你以为谁都跟你似的,见着漂亮的就流口水啊。说实话,我听他讲话有点想笑,一副公鸭嗓子,特沙哑,跟唱摇滚的似的,而且说得特别慢,比我姥姥说话都慢。

我说去你的,谁要是敢指天发誓说那女的漂亮我让他骑着我围着北京溜三圈儿。

陆叙说,再怎么人家也比你漂亮。

我跳起来,我说你丫没完了是不是,说话得有良心,党和人民怎么教育你来着?

陆叙看着我,也没说话,就是笑了,我看着他虚弱的笑容觉得很安静。他说,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脾气。你要改改那多好啊。其实我都觉得没什么,只是你这样的性格在外面比较吃亏,我心疼,林岚,要不你改改,真的。

我望着陆叙,点了点头,那一瞬间我觉得陆叙像一个父亲,一个特年轻但特有思想的父亲。我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画面,陆叙蹲在他儿子面前,摸着他的头发教他做人的道理,这个画面让我觉得很温馨。

我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我也不想说话了。其实从出事到现在,我昏睡的时候,我清醒的时候,我都想了很多,关于我的生活我的家庭我的爱情还有我的友情。我现在突然觉得我不恨小北了,真的,我觉得人与人都是缘分,缘分一旦完了,再怎么强求都是无济于事的,那只会让别人觉得是个笑话。我一直在扮演着小丑的角色,而姚姗姗李茉莉那种,就是伟大的高高坐在楼层上的看客,她们看着我在灯光下挣扎来挣扎去,笑得手舞足蹈,我越较劲她们越欢乐。我从来都只在乎灯光下我受了多少伤,可是却一直没看到,在我身后的灯光没有照到的地方,有多少等待我的幸福。我想如果小北和姚姗姗在一起幸福,那么我真的是可以提着厚厚的礼金去参加他们的婚礼的。我会捧上好看的花,挽着陆叙的手,在鸽子扑哧扑哧的声音里对他们祝福。

陆叙手伸过来牵我,我有点儿不好意思想甩开他,但看到他的手上还插着点滴的针头,怕一甩把针从血管里甩出来了就罪过了,于是我就决定暂时牺牲我纯洁女青年的清白让他满足一下他罪恶的想法。陆叙裂着干燥的嘴唇笑了,他说,嗯,这样安静点儿好,不闹腾,赶明儿我就娶你回去,我妈该乐死了,对了,你还没见过我妈和我爸吧?

我突然回忆起我和微微上次管他爸爸叫和尚来着,于是心虚地转换话题,我说去你的,谁嫁你啊,要嫁也得嫁一腰缠万贯埋了半截身子在泥巴里的糟老头子,一结婚就害死他,然后舀了遗产吧嗒吧嗒数钱,哪儿轮得到你啊,去你的。我越说越起劲儿,说完最后一句习惯性地冲陆叙脑袋上推了一把。

我正得意呢,可是渐渐觉得不对,我看见陆叙整张脸都变白了,跟在水里泡过似的,我有点儿慌了,我说你别吓我,你怎么了?

陆叙说,刚你推了我一把,我头晕,觉得想吐……还没说完呢,他就昏过去了。

我站在他床面前,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我伸出手轻轻碰了他一下,我叫他,陆叙,陆叙!可是他没反应,我立刻吓哭了,我又一瘸一拐地冲出去,一边冲一边流着眼泪叫护士。我冲进护士值班室的时候突然摔倒了,头撞在桌子上,疼得我龇牙咧嘴的。可是我马上站起来,我说,姐姐,你去看看陆叙,去看看他,他……他……我一边说一边哭,护士理都没理我就直接跑出去了。我跟过去,一边走一边擦眼泪。我心里在想,陆叙,你不至于这么脆弱吧,推一下就昏。

等我赶到病房的时候,护士已经重新把氧气罩什么的给陆叙加上去了。陆叙又恢复了他沉睡时的宁静,可是他的脸惨白惨白的,看了让人觉得害怕。

护士一边手忙脚乱地料理情况,一边训斥我,她说,你怎么弄他的,弄得突然休克了?

休克?我的妈妈。我有点呆掉了,我说,我没怎么……就推了一下他的脑袋……

护士突然转过来对我怒目而视,她说,你整个一失心疯,他撞了脑袋你还推他?你这一推肯定推歇菜了!她说完就打开心动仪,我看到那条鸀色的线用一种很微小而衰弱的频率跳动着,我在想不要出现香港电视剧里那种傻b的剧情啊,男主角的心跳图最终变成了一条直线,女主角就哭死在他的床面前。

我立在那儿没说话,可是那个护士还在滔滔不绝地骂我,我突然也火了,我说,你他妈的废话怎么这么多啊,骂我有屁用啊,你快救他啊,他没事儿我让你丫骂个够,我给你买话筒去!……

我还没说完,就感觉胸口一阵剧痛,疼得我靠在墙上都靠不稳,身子顺着墙壁哧溜滑下去了。我还想骂她,因为我不骂人我就无法抵消内心的一种莫名其妙滋生的一种恐惧。可是我刚一张口,一口血就喷了出来。以前在古装片里经常看小龙女杨过他们吐血吐来吐去的,觉得跟看科幻片儿似的,可是没想到,现实生活中也有这样的事情。我的头像要炸开了,嗡嗡嗡地一直响,后来眼睛也看不见了,一片花白,就跟没图像的电视机一样。我隐约中听到那个护士在喊,她冲着空旷的走廊喊,刘小惠,你快来,把她带回病房去……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八十九)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