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八十七)

jubby是我和陆叙以前常去的一个酒吧,在我们以前公司的附近。很多时候我和陆叙加班晚了,我们就进去喝酒,聊不着边际的胡话吹着飞向太空的牛。

这里的老板是个从英国来的广告人,后来不想再创作了,于是开酒吧,这里几乎都是做设计的人,平面的,影像的,每个人都很有意思。我和陆叙在这里认识了很多的人,我觉得他们每一个人都很可爱。以前我和陆叙来的时候都喜欢找他们说话,可是今天,我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不想和人说话。我面前摆满了小瓶儿的啤酒,我哧溜哧溜全喝光了跟喝水似的。

陆叙来的时候我已经喝了四瓶了,可是依然看得出陆叙眼是眼口是口的,所以我没醉。我又叫了一打来,我指着陆叙的鼻子说喝,我喝多少你喝多少。今天谁喝得少谁是王八。

陆叙舀过我手里的酒问我,他说,你怎么了?

我说没怎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喝酒很厉害的,这么久了都没怎么喝过,今天出来找你喝酒,就跟你们男的久了没找女人就会出去偷情一样。我说了这些平时我打死都说不出来的话之后我都不觉得脸红,我突然觉得这种自我糟践很有味道。

陆叙有点火了,他说,林岚你有事儿说事儿,别以为糟践自己就可以报复得了你的仇人,你只能报复那些关心你的人们。为你伤心的只会是爱你的人,伤害你的人现在不知道躲在哪儿大牙都笑掉了。

谁们?谁们关心我?去你大爷的。

我去你大爷的,谁?我!陆叙在我头上敲了一记,跟训儿子似的训我。

我望着他,心里有点感动,其实我现在就想有人可以骂骂我。我突然有点想我妈,每次我妈骂我的时候我虽然总是嘴上顶回去,我心里却觉得温暖,甜蜜,甚至有种宠溺的味道。

我笑了,我说,我不是报仇,我没怎么,我高兴,顾小北终于找到归宿了,以前我就总是想他这个人如果没人照顾他他肯定得孤独一辈子,不过现在好了,我多年的夙愿实现了,我也蘀他高兴。就跟香港澳门回归一样高兴,都是多年的夙愿呀……

我没讲完就被酒呛得七荤八素的,我摊出手问陆叙要手帕。陆叙把他的手帕给我,我接过来的时候心里突然空虚了那么一下。我突然想明白了,原来这个世界上用手帕的男的并不是只有顾小北一个。

你到底怎么了?你说顾小北找到归宿是什么意思?

我拍拍陆叙的头,我说没什么意思,小北和姚姗姗终于订婚了,高兴吧,我就特别高兴。知道我为什么一直没和小北订婚吗?就因为我怕小北没前途,他那个人太软弱了,我是个享乐主义者,尽管小北的父母都挺有钱的,可是祖先怎么教育我们来着?坐吃山空!你看我不是遇上你了吗?多么上进多么有能力的一个好青年啊,又被我套牢了。本来我想如果顾小北没人要我还挺内疚的,现在好了,有人照顾他了,我能不高兴吗我?你说说我能不高兴……咳!咳!

我又被酒呛到了,我突然在想我是不是叫错了酒,怎么这么烈呢?我嬉皮笑脸地对陆叙说:我他妈叫的是啤酒还是白酒啊,呛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别人还以为我跟这儿哭呢!好玩儿吧。

陆叙舀起酒,仰着头喝了一瓶下去。看得我目瞪口呆的。他把空酒瓶往桌子上一砸,他说,林岚你要比谁更会糟践自己是吧,来啊,我也会。今儿谁都不要回去了。他妈的都喝死在这儿。

我望着陆叙,他的眼睛红红的,我突然哭了,我说你大爷的陆叙,你凶什么凶,我找你出来安慰我,可是你和那些傻b一样,全天下的人都欺负我,妈的我惹谁了我?

陆叙过来抱着我,他说林岚你乖,别闹了。我把头埋在他的脖子里,觉得特别累。我知道我的眼泪全部流进他脖子里去了,幸好这屋子里开着暖气,要不估计他衣服里都得结冰了。我刚才的坚强全部都碎掉了,和我胸腔中那块小小的东西一样,都碎掉了。我带着哭腔问,陆叙,你说说,姚姗姗真的比我好吗?小北为什么不要我呢?

我隐约地觉得陆叙的身子抖了一下,然后他把我抱得更紧了,都有点让我不能呼吸了。他说,没有,我觉得你挺好的,就是这脾气,改改,不要什么事情都想自己扛着,也不要在别人面前总是表现你坚强的一面,其实你很脆弱,真的很脆弱,你就知道跟别人面前装大头蒜,然后自个儿回家哭去。林岚,这样做人会很不开心。

我听了陆叙的话眼泪一直流。我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我估计我喝醉了。

那天晚上我靠在陆叙的肩膀上,觉得眼泪似乎无穷无尽,这真够喜庆的,以前都没发现自己跟个水库似的,看来女人是水做的,尽管我是个长得没有姚姗姗那么水灵的女人,可是社会判断我还是一个女的。

那天晚上陆叙喝多了,因为当我喝完一小瓶啤酒想要伸手去捞桌上的酒的时候,才发现桌子上摆满了空瓶子,我记得自己只喝了九瓶左右,估计剩下的都是陆叙喝的,我看着他,他的眼睛跟兔子似的,脸也很红,整个一小番茄。那天晚上陆叙说了很多胡话,因为我也高了,所以没怎么记得住,我就记得他一直在重复一句话,他说,你相信吗?你相信吗?我很想问他到底要问我相信什么,可是问死了他也还是不知道。我也不管了,又叫了酒一起喝。我想人生一百年反正是死,喝死得了。

晚上两点酒吧就关门了,我和陆叙走出来,我觉得头重脚轻的,我知道明天早上起来肯定头跟贼敲过一样往死里疼,不过我也不想管了,我现在就想把自己随便搁哪儿给放平了,我要横了。陆叙说,我开车来的,车在那边,过来。

我看陆叙那个样子,站都站不稳,我说你得了吧,让你开等于自杀,本来我就没受到大得可以让我去自杀的挫折,这样死了估计别人有的说了,姚姗姗那老丫的肯定得说我是被抛弃了想不开,估计丫捅出去报社就得写“新一代畅销小说家林岚被男人抛弃自寻短见”,我靠,那人可就丢大了。

我把陆叙砸进车子后排,让他躺在那儿,然后我到前面去开车,我绑好安全带就出发了。我的头很痛,嗓子也很痛,眼睛花,头晕,没方向感,反正什么事儿倒霉我就来什么。我在三环上奔驰,觉得跟在银河上跑似的。

刚我也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反正我和陆叙面前摆满了啤酒瓶儿。陆叙是彻底地昏过去了,在后面发出幸福而沉重的呼吸声。我以前看到过一句话,好像是说,所谓的幸福,就是在哪儿都可以安静地睡着。

想到这里,我眼里又充满了泪水。前面的路都变得模糊了,吓得我赶紧抹掉泪水,结果当我再看清楚路的时候,我发现前面已经没路了,是栏杆。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八十七)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