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八十二)

不知道什么时候微微火柴他们都来了,他们站在我面前,我抬起头,我一看到微微我更伤心,我站起来抱着微微就开始哭,我一边哭一边口齿不清地说,闻婧她……她……

微微抱着我,特别用力,她说你别哭了,不要哭!我听得见微微口气里咬牙切齿的味道。我趴在微微的肩膀上,我看到火柴的眼泪突然滚落在雪地里。

火柴说,妈的,除非不让我知道是谁做的,否则,我他妈不灭了丫全家我他妈就是王八养的!

武长城站在闻婧面前,我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的背影,我觉得他哭了,因为我看到他的肩膀一直抖,停都停不下来,跟一个站在雪地里冻僵了的小孩子一样。他把他的大衣脱下来,裹住闻婧,然后把闻婧抱到车上去了。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我看不见他脸上眼泪的痕迹,可是我知道,他肯定哭了。因为他的眼睛里全是血,布满了血。他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是我看到他的手指紧紧握在一起,关节都发白了。我推开微微,我走到武长城面前,我低着头不敢看他,我说,你抽我吧,狠狠地抽我吧。以前我第一次见武长城的时候就因为他是姚姗姗的表哥,我就在想如果打起来肯定要跑,不然被这么魁梧的人抡圆了胳膊甩一嘴巴谁都扛不住,可是在今天,我站在他的面前,我是真希望他能狠狠地抽我,我才会觉得心里不那么痛,不那么压得我呼吸都难受。

武长城把闻婧抱进车里之后回过头来看我,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如我所愿狠狠地给了我一个耳光。我当时被抽得什么都看不见,可是我没有任何怨恨,我只是告诉自己站稳了不要晕过去。微微和火柴也没说什么,只是微微过来扶住我,我推开了微微,我说我没事,一边说一边把眼泪往肚子里咽,我不能哭。

闻婧一直躺在医院里,我们不敢跟闻婧的家里讲,于是微微就打电话说闻婧和她一起旅游去了。我每天在家里跟我妈学煲汤,我大部分的时间都留在医院里陪闻婧,我在单位请了半个月的假,公司老板对我发很大的火,可是我用的是平时加班挣来的假,他也不好说什么。我每天端着保温壶朝医院跑,那些护士总是笑着和我打招呼,她们说,你又来看你妹妹啊?我摇摇头,我说,是看我姐姐。说完之后我都是马上转身就走,我怕我在她们面前莫名其妙地哭出来。我每次去看闻婧都觉得难受,我坐在她边上看着她没有表情地睡着,然后望着天花板,我就觉得那首歌唱得特别好,我心如刀割。我眼睛里总是出现以前那个爱闹爱贫爱和我拼酒的闻婧,出现那个看不惯别人装淑女的闻婧,那个在陆叙面前隐忍的闻婧,那个在武长城的身边终于找到了自己幸福的闻婧。可是我的眼里充满了泪水,那些闻婧都变得很模糊,看不清楚。

有时候我喂闻婧吃东西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忍不住,我总是赶紧擦掉,闻婧看着我哭也不说话,只是把头别过去,不再吃东西了。偶尔她会对我笑笑,可是那笑容让我觉得特别辛酸。

有一天晚上闻婧睡了,我坐在她旁边。武长城坐在床的另外一边。他握着闻婧的手。这几天武长城也一直守着闻婧,几乎都没去上班。不过闻婧的爸爸倒不至于没车坐,单位的司机多了去了。这几天武长城一直在医院里,没看他笑过也没看他哭过,他总是一声不响地穿行在病房和医生办公室之间,舀药,叫护士,买饭,我看着他高大的背影觉得他身上弥漫着一种坚强的忧伤。

我叫他到楼下去,让闻婧休息,顺便我也想和他谈谈。武长城看着睡着了的闻婧点了点头。

那天晚上我和他在草地上坐着,有时候他讲,有时候我讲。他告诉我,他认识闻婧之后觉得她一点都不是那种蛮横的小姐,这也是他愿意和她在一起的原因。他说每次看到闻婧就觉得是一个长不大的丫头,特别想照顾她。别看她平时装得挺牛的,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武长城转过头来望着我,他说,林岚你知道吗,闻婧从小就特别佩服你,她觉得你是她的偶像,所以随便你说什么她都帮你。她跟我说她觉得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有血性的一个人,用着最大的热情来面对这个生活,所以她喜欢你,愿意一直站在你的后面。其实按照她的条件,家里背景那么好,长得也漂亮,完全没有必要跟在你背后让你的光芒掩盖她的,可是她还是默默地站在你背后,心甘情愿地让你的光芒掩盖她的光芒。

我听了武长城的话心里很难过。其实我知道闻婧都是一直站在我的背后,有时候我会觉得她这个人没什么主见,什么都要问我,有时候觉得她烦,觉得做人就是应该像微微那样,要掌握自己的生活才算牛掰。可是每当闻婧无限度地迁就我的时候,我都会觉得内心是一种愧疚和感动,就跟泡在温水里一样。

我转过头去,看到武长城眼睛里全是泪水,我没说什么,装做没看见。他低着头看着脚边的草,眼泪掉了一两滴下去,我看到他的喉结一上一下地滚动,我知道这种哽咽的不敢发出声音的哭泣是多么地难受。我说,要不,你再抽我一耳光?

他笑了,又有滴眼泪悄悄掉进草里。他说,其实我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的,那天我太冲动了。我这人劲儿大,估计弄疼你了。后来你不在的时候闻婧跟我讲,她说你不该怪林岚的,那种情况下换了谁谁都不能跑出来,难道你叫林岚出来和我一起被那些王八羔子……糟蹋吗?当我听到她说糟蹋那两个字的时候,我的心里像揪着一样疼,从来没那么疼过。小时候只记得我玩刀子一不小心把我妈的手拉出了一道很长的口子的时候哭得有这么难过。林岚,你知道吗,其实无论发生什么,闻婧在我心里都跟小公主似的一样纯洁,真的。

我看着武长城,他含着眼泪的笑容在我看来特别的纯真而美好。我突然觉得很感动。我躺下来,我说,我明白,其实闻婧在我心里一样,是个最纯洁的小公主。

我的眼泪流下来,灌溉了下面这些柔软的草。不知道来年,会不会开出一地的记忆和忧愁。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八十二)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