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八十)

我手一抖杯子就摔下去了,小姐过来打扫,我连声说对不起。我望着火柴,我说你丫脑子没病吧,怎么看谁都是鸡头啊?你怎么知道人家是鸡头?做个人流就是鸡头啊?那姚姗姗还是鸡头呢!我靠。我挺激动的,主要是我知道李茉莉不是像我们一样与社会接触特别深的那种女孩子,从小就呆在家,和布娃娃玩的那种丫头。

火柴说你别激动啊,我是确定了才这么说的。当时我看见李茉莉走进病房躺下来我就挺疑惑的,我第一个想法也是白松把丫弄出事儿了。我正到处搜寻白松的身影呢,结果我看到我以前同甘共苦的好姐妹儿坐走廊里。我过去问她怎么今儿有空到这地儿玩儿啊,不是像我一样倒霉手下的小鸡头要做人流吧?我姐妹告诉我可不是吗,她指着里面的李茉莉说,我跟茉莉说了多少次了,带套子带套子,丫就是不听,这回该了吧!

我听完火柴说的话后愣在原地,其实我脑子挺清楚的,只是我不知道做何反应。

火柴问我,她说,林岚,你说我们要告诉白松吗?

我赶紧摇头,我说不成,绝对不成。

火柴说,那好,我可以装哑巴。可是这事儿迟早会被发现的。

我突然觉得特虚弱,我说算了,该怎么着怎么着吧,要发现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儿,反正我们不告诉白松就好。让他多过几天快乐的小日子。

我望着窗外,蓝天白云,特别干净,可是这么干净的天空下面怎么会有这么肮脏的事情呢?这让我很忧愁。我突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永远存在着一些无奈,而这些无奈,你永远无法改变。

春节一晃就过去了,可是雪还是不停。我觉得今年的雪特别多也特别大。我开始忙着找工作的事情。我不想再找微微帮忙了,陆叙本来也要帮我的,但是我不想再靠他的关系进公司,我不想被别人一直戳脊梁骨。可是我忙了一个星期依然毫无进展。于是我爸帮我打了个电话。我那么努力都没有成功的事情就在我爸半开玩笑的口气里解决了。还是那句话,这个世界上永远存在着一些无奈,而这些无奈,你永远无法改变。

我找到工作那天白松给我个电话,说是我找到工作,为了庆祝我在北京的重生,于是他们集体决定我请客。我知道一切都是借口,要我请他们喝酒才是真的。我说成,然后挂了电话后就打手机给微微说又要问她借场地了。

那天晚上顾小北和姚姗姗没有来,陆叙公司加班也来不了。只有白松和李茉莉来了,还有闻婧微微和火柴。在喝酒的时候我都尽量不去看李茉莉,生怕自己的目光泄露了心中的秘密,我就低头喝酒,反正这红酒兑得淡,再怎么喝也喝不醉。

喝到后来他们提议分帮派,喝啤酒,我和闻婧一组,白松和李茉莉一组,火柴和微微一组,白松不服,指着我和闻婧说她们俩酒量跟济公似的,谁喝得过她们啊,再说了,茉莉又不喝酒。火柴说去你丫的你是不是男人啊,谁叫这儿只有你一个男的,不服也得服!实在不服就给打服了!结果火柴自我受诅咒,一直输,微微也跟着喝了很多酒,大骂她不会划拳。不过喝到一半的时候风水倒过来了,白松连着输了三盘,火柴一边倒酒一边特淫荡地笑,我估计她早就喝高了。她的酒量撑死也就两瓶儿。白松说,不成,茉莉不能喝,她不会,我帮她喝了。说完就去舀杯子。火柴一把夺过来,说,操,装什么处女啊,丫陪客人喝酒的时候十瓶之内从来没脸红过,操,这会儿装得倒挺像的,我告儿你小茉莉,今儿你要不把这……我听着苗头不对,赶忙把火柴手里那杯酒朝火柴嘴里灌,让她下面的话不能再说出来。可是就是这样,当我转过头去的时候,我看到李茉莉的脸突然就白了,跟在水里泡了两个时辰一样。我的心当时就凉了一大半,看来火柴说的是真的。

白松还在笑,笑着笑着笑容就凝固在脸上,我看着那个僵死在他脸上的笑容觉得特别可怕。白松沉下脸来问我,他说,林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死死地盯着我,看也不看旁边的茉莉一眼,我让他盯得直发慌。

我看了眼李茉莉,她咬着下嘴唇,咬得都快出血了。我说,你有病啊,火柴喝高了说的话你都信,脑子进水了吧?昨天火柴还在我妈面前说我出去接客呢,你倒是信还是不信啊?

白松说,那你干吗堵着她不让她说下去?

我算没词儿了,我望着火柴,估计她酒也有点醒了。酒后吐真言,我发现什么事情都是在喝了酒之后昭然若揭的。上次也是白松喝多了,然后让我面对了一个至今都让我无法承受的事实,一想起来我就难过。我觉得今天似乎历史又要重新演绎。

我望着白松,又望了望李茉莉,我把杯子一摔,我说白松,你不相信我林岚没关系,你总不能不信李茉莉吧,人家好歹跟了你这么久!你丫有点儿人性行不行算我求你了大爷!

我不管了,我要把这个话留给李茉莉自己去说,要我当着白松的面睁着眼睛装瞎子实在是有点儿难度,我怕舌头打结再也解不开。

李茉莉站起来,我看到她眼里充满了泪水,她什么都没说转身就出去了。白松低着头也没说话,停了一会站起来追出去了。我突然想起当年在学校运动会上白松跑四百米时候的样子,那个挥汗如雨飒爽英礀的白松在我脑海里依然那么清晰,像刀刻下的一样,成为一幅散发时光香味的木版画,我在想,当年他是朝着心里的理想朝着那个辉煌的终点奔跑过去,而如今,他跑向的终点到底是什么呢?

我望着白松的背影觉得很难过。我不知道以后的某一天我会不会看见白松的眼泪,就如同当初白松在我面前流下的眼泪一样,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

我闭上眼,忧伤兜兜转转,散也散不开。

火柴没说话,微微也没说话,我知道,每个人心里其实都有很多想法,只是,谁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生活,就是这样,永远占领着绝对的领导地位。当无数的傻子高呼着自己控制了生活自己掌握了命运,却没有看到,生活站在更高的苍穹之上,露出的讥笑嘲讽的面容。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八十)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