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七十九)

我知道刚陆叙他爸爸一句话就把微微噎得要死,本来我和微微一个反应,而且我是想对那女的下手的,“女尼姑”三个字都已经在我嘴边上了,我当时也挺新鲜自己有这么个新词汇冒出来,有女尼姑估计也得有男尼姑。可是微微比我快了那么一步,幸亏她快了一步!所以我现在可以在俩老人家面前装得要多纯情有多纯情,嗲死人不偿命。

陆叙他爸问我怎么回事儿,我当然不敢说我去**结果要被人真枪实弹的时候打电话给陆叙,陆叙为了救我于是就弄成了现在这副操行。我瞎编了个故事说我和陆叙在路上被人打劫了,陆叙救我,结果被歹徒打了。再怎么说我也是一写书的!

我安慰着两位老人家,说医生说陆叙已经没什么事儿了,休息下就行,都是皮外伤,醒过来就生龙活虎的。然后帮俩老人叫了辆车,送他们离开了医院。

晚上的时候陆叙醒了,我站在他面前,跟孙子一样等待着挨训。我事先跟微微讲好了,我要撑不住了她过来接我班接着挨训,反正这事儿她也有关系。结果陆叙醒来看着我,看了很久说,幸亏你跑了,那帮家伙拳脚够重的,如果是你你早躺了,还好。

我的眼泪包在我的眼眶里,周围有太多的人,我不好意思流下来,我借口去帮陆叙倒水,一转身眼泪就下来了。说实话,我倒宁愿他骂我没大脑骂我脑子被门挤了。也没有现在听到他说这句话让我难受。

走出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北京的晚上总是很寒冷。今年的春节过得挺惊心动魄的,出乎我们所有人的预料。我抬头看到火柴,依然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我现在才意识到她已经很久没说话了。我问她,我说火柴你怎么了?

她没回答我,只是站在马路边上看着来来去去的车和来来去去的人,风把她的头发吹来吹去的,我觉得她像一座寂寞的雕塑。

微微走过来,她说,妈的我这笔生意不做了,操,我就不信我他妈弄不死那姓唐的,明天我就找人把丫给废了!孙子!

火柴慢慢地转过身来,望着我和微微,平静地说,那个姓唐的,是我爸爸。

在一个阴天的下午,我和微微闻婧还有火柴坐在一家星巴克里喝咖啡。火柴把一份合同舀出来放在桌上,她说我跟我爸说了,他同意了这份合同,你舀去吧,已经签好字了。

我和闻婧都没有说话,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后来火柴告诉我们,她说去救陆叙那天,她一冲进门,看见倒在地上脑袋一直冒血的陆叙她就火了,吼了声姓唐的我操你祖宗!然后火柴就愣住了,姓唐的也愣住了。

火柴说真不知道这是不是讽刺。以前自己没有离家出走的时候,他永远一副没有出息的样子,可是我一走,他就变成了大老板。我想我是很倒霉,我跟着谁谁都不能发财。

微微说,你爸爸怎么答应你签合同的。

火柴笑了,她说,我就只对他说了一句话,我说唐斌,如果这合同你不签,明天报纸上就会有头条,某某企业的老板的女儿在**!我牛b吧,哈哈……

我看着火柴的笑容觉得特心酸,因为她不快乐,我看得到她睫毛上凝结的泪水。我一直认为这件事情上受到伤害最大的是我和闻婧,要么就是陆叙。直到现在我才明白,这件事情上受伤最深的,是火柴。我终于明白,再坚强再没心肝的人都会有泪水,比如微微和火柴,她们俩的眼泪都被我看见了。也许正是因为她们的眼泪不常看见,所以我会在看见闻婧的眼泪时拍着她的肩膀说别哭,可是在看到她们的眼泪时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她们的眼泪让我觉得凝重,如同外面乌云密布的阴霾的天空。

微微看着那份文件,说,火柴,我微微欠你个人情,你以后有什么事儿尽管找我,上刀山下油锅,我微微皱一下眉头我他妈就不是人。

陆叙出院后一直没有提这件事情,好像这件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可是我觉得内疚,很多次我都想说点什么,可是看着陆叙我又什么都说不出来。终于有一次我在电话里跟他说了,还没说几句,他就对我说,林岚你知道吗,其实我真的不觉得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我甚至有种特可笑的想法,我想当时你打电话给我而没有打给顾小北,这让我觉得特自豪。我倒是宁愿挨这么一下。我顶多就觉得你少个心眼儿,什么事儿都敢去碰,其实你一直都没心眼儿的,这我早就发现了。他在那边笑得很生动也很爽朗,我握着电话沉默了。

春节假期的最后几天,我一个人特别悠闲,但别的人似乎一直忙。我觉得天底下就我一个闲人,我闷得慌。于是打电话给闻婧,结果闻婧去南京了,去参加一个广告方面的会议。我找微微,结果微微告诉我她早结束她的假期了,现在忙着呢,脚丫子都朝天了。最后我很无聊地打给火柴,没事听听她念成语也是好的。火柴告诉我说她最近特倒霉,正好心里烦,出来冲我诉诉苦。

我和火柴约在人大外面的那家茶房里,我们要了个包间。火柴告诉我说最近她喝凉水都塞牙,穿道袍都撞鬼,霉得都掉灰了。我问她怎么了。火柴说,怎么了?妈的我手下的三个姐妹接客的时候不小心,被逮进局子里了,至今还没给捞出来。还有俩丫头,居然怀孕了!这浪费我多少资源啊,净让那些老鸡头赚去了,我操。昨天我陪丫们去做人流。

火柴突然压低声音说,林岚你知道我在做人流那儿看见谁了吗?操,就是白松那女朋友!小茉莉!

我一口茶全喷桌子上了。我靠,白松居然骗我,不是说连嘴都没亲过吗,是根本就不接吻不前戏直接上床吧!

我问火柴,我说白松去了吗?

火柴摇摇头,笑得特神秘。

我特凶狠地骂,我说去他大爷的白松,自己舒坦了,把人家一个人扔那儿,还是人吗?不行,我得去训丫个孙子。

我说完就站起来,结果火柴一把拉住我,她说,你听我说完,说完了估计别说要你训白松,你连白松的面你都不想见!

我有点疑惑了,我说,这怎么回事儿?

火柴告诉我,你不知道吧,原来小茉莉,她也是一鸡头!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七十九)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