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七十八)

大年初八那天,我和闻婧就被微微的电话招出去了,我和闻婧微微先到,火柴还没来。我看了看微微的表情也看不出什么苗头,微微这几年修炼得已经喜怒不形于色了,道行特深。我就指望着看见火柴眉开眼笑地过来告诉我和闻婧回去备置行李飞海南了。

过了十多分钟,火柴来了,一坐下来就开骂:我操丫什么男的啊,我派了我姐妹毒海棠去,要知道我海棠妹妹那可是千百个男人流着口水等的尤物啊,而且我姐妹还一咬牙穿着超短裙去的,大冬天的零下十几度,够敬业的吧?结果丫根本就不看她一眼,我估计丫不是性无能就是一太监。不是我吹啊微微姐,就是一真太监搁海棠面前,那也得弄得脸上红霞飞舞。我估计丫也许是一玻璃,要不我弄俩小兄弟去?

微微说,得了,你别添乱了。我就知道一般女的搞不定。说完后特深情地望着我和闻婧。

我和闻婧站在包间门口,心里特别紧张。微微一直提醒我们,她说,记住了,手机不要关,情况一有不对立马打电话通知我,别和他们硬碰硬,用软的磨他们,磨到我来为止,记住你们是精神妞!没事儿别把话题扯到上去!

其实微微这番话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站在门口,依然很紧张,闻婧也挺紧张的,她拉着我,问,林岚,你摸摸我的手,是不是在抖啊?

我说你别紧张,弄得我都跟着挺紧张的。

闻婧说,能不紧张吗?生平第一次当鸡,说不定一不小心就得献身,这可是一件大事儿啊,你以为谁都像姚姗姗那么能豁出去啊。

我感觉跟进黑社会似的,我和闻婧就是俩卧底。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想到我妈。如果我妈知道了我来做这事儿,估计在客厅里摆满了刑具都不够她泄恨的。

微微说,得了,你们别贫了,进去吧,记得我的教诲!

我深吸了一口气。推门进去了。

我和闻婧一进去就觉得情况有点儿不对。不是说只有一不好对付的男的吗?怎么坐仨男的啊。我也分不清谁是微微要我们舀下的那个男的了,于是随便猜了一个走过去坐了下来。其实我是拣了个长得还算端正的男的,古人说,相由心生,错得再离谱那也得挨着点儿皮毛。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我在哪儿见过我身边这男的。可是我想了一下,我没跟这么牛b的人接触过啊。可怜闻婧,只能在一贼眉鼠眼的男的旁边坐了下来。

其实我和闻婧计划得也比较周详。一上去就和丫们谈美术,这毕竟是我和闻婧的专业,从素描到速写,再到水粉再到油画,挨个谈一遍发展史,保证够丫晕菜的,如果还不行,就转话题谈文学,这是我的强项,先古代后现在,先中国再西方,毕竟我也是一写书的人,我就不信蒙你几个平时书都不看的男人我还不行。然后再谈广告,把微微天上地下地吹一翻,然后就直奔主题。

本来是这样计划的,结果还没等我谈到我的强项文学,刚谈到油画,闻婧旁边那男的就兴奋了,丫说,我就爱看油画儿,上面那些女的够敬业的,光着膀子就上来了,丰满!你看看现在的女的,瘦得跟电线杆子似的,抱着睡一晚上都觉得抱了一骷髅,全身都疼。说完马上就开始问我和闻婧的三围,一双眼睛还在闻婧上三路下三路地打量,看得我心里毛骨悚然的。

我觉得有点儿不对,于是撒了个谎说上洗手间,一关上门就开始打电话,我发现我的手都在抖,在电话簿里找微微的号码找了三遍才找到。等我拨了我才想起来我把微微的电话设为快捷键1了。真他妈傻。电话一响微微就接起来了,挺着急的口气问我如何如何是不是出事儿了。我告诉微微我说,你不是说丫根本就是一太监吗,海棠那种女人中的极品他都不动心,怎么我和闻婧这种女人中的男人刚一上场丫就开始发情啊,微微,我真不是这块料,我发现这工种需要高度的沉着和机智,我他妈扛不住啊我,姐姐你快来救救我吧。

微微挺紧张的,她说,林岚,他怎么你了?对你动手了?

我说到现在为止还没,只是在精神上对我调戏,属于思想强奸的性质。

微微说,那你再坚持会儿,争取舀下,如果不行就撤。如果丫进一步对你有所行动,你就拨我的电话,我马上过来,放心,没事儿,没人敢乱来,真的。没事儿。

听着微微这么一口大尾巴狼特真诚的口气我也没办法,挺无奈地把电话挂了。

挂了电话我心里还是不踏实,于是我又打电话给陆叙,哆哆嗦嗦地把这事儿给陆叙说了,结果他还没听完就吼了我一句;林岚你脑袋是不是被门挤了!然后他就问我在哪儿,我刚告诉他地址,他就把电话挂了,我都还来不及问他要干吗。他没那么傻去报警吧?如果我被抓进局子里说我卖淫,那这脸可丢大发了。

我回到包间里边,还没走进去就听到闻婧一直在说,先生,别,真的,您别这样……我操,叫你别摸了你他妈听不见啊!我一听就知道出事儿了,我赶紧进去,我看见闻婧站起来,满脸愤怒。我问怎么了,闻婧指着她身边那男的咬牙切齿地说,我想把丫手给剁了!那个男的也站起来,把酒杯往地上一摔,啪的一声,我都吓了一跳。那男的估计也被惹得挺火的,不过也是,没见过婊子对嫖客发脾气的,今儿估计他开眼了。那男的说,你他妈装什么雏啊,老子花了钱了,摸你下鸡爪子你怎么了,等下鸡胸脯也得让我摸了,今儿个大爷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霸王硬上弓!

我知道出事儿了,这局面完全不是想象中那么回事儿。我悄悄摸出手机,按了下1又按了下鸀键,我知道微微的电话接通了,于是我挺大声地说,三位大爷,今天我和我姐妹儿不舒服,改天伺候三位,不过看你们的样子是不准备让我们走了是吧。我知道微微听得见。我刚想继续说下去,把这儿的危急情况跟微微描绘一下,结果我放在身后的手机突然被人扯过去了。我回过头去,三个穿黑西装的男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其中一男的把我手机舀过去就挂了,又把我的电池板给抠了出来,才把手机扔给还给我,妈的真够毒的。

那尖嘴猴腮的男的说,今天不把你们俩丫头片子废了我管你们叫大爷。

我看得出闻婧很慌,她就差没有瘫下去了,这还为我挣了点儿面子。我知道这个时候我不能慌,我要再一慌肯定完了。我觉得要从微微说的那特牛b的男人身上下手。

我吸了口气,一般人看不出我心里挺慌的,我表面上看上去很是平静。我说谁是唐先生?因为我记得微微跟我讲过那老板姓唐。

我果然没有猜错,坐我身边那男的就是。他对我笑笑,说,我是。

我示意闻婧站到我旁边来,闻婧走过来,躲在我背后,我说,唐先生,你今天要废了我们俩丫头,我没话说,你们六个男的我们再挣扎也没用。不过我先把话讲明了,我和我姐妹儿也不是让人说废就废的主儿,今儿除非你把我和我姐妹儿弄死了,如果弄不死,我告诉你,大家走着瞧。我明跟您说了吧,我们俩不是干这行的,在小北京也不是没头没脸的人。您想清楚了。

那姓唐的看着我不说话,我心里特打鼓,我心里一直在跟自己说一句话,林岚你要站稳了,别倒下。其实我心里怕得都要哭了,一想到要被一群长得这么丑的男的糟蹋,我就想买块豆腐撞了。不过这会儿,连豆腐都买不了。

我突然觉得这很像我以前看的香港黑帮片儿,以前觉得真好看,刺激,杀来杀去的。可是现在,你要我哭我真能立马哭出来。

我正在想怎么办呢,突然门就被撞开了,我转过去就看见我后面仨男的被揍躺下了两个,剩下一个在和陆叙搏斗呢。

我看傻了,闻婧也看傻了,陆叙转过脸来冲我们吼,说走啊,俩傻子,快跑啊!说完扯着我的衣领子就把我丢出去了,我回过头去就看到闻婧也被丢出来了。然后陆叙把门一关,门被堵上了,我踢门,我想把他也弄出来,结果就听见他在里面吼,一直叫我们跑,然后就听见拳击的声音和几声沉闷的声响。

我也吓傻了,拉着闻婧就朝外面跑,一到马路边上就拦了辆车,司机问去哪儿,我挥挥手说随便开,开!

我转过去看闻婧,闻婧面无表情地看着我,然后突然哇的一声就哭了,她拖着哭腔跟我说,林岚,我以为我完了,肯定完了,哇——还没说完就开始放声大哭,我从镜子里都看见司机的脸特扭曲特惆怅。

我推她一把,我说你别哭了,现在是陆叙完了,陆叙!

我摸出手机,一看空白的屏幕才想起电池被丫杀千刀的抠了,我对闻婧说手机给我,要哭回家哭去!你他妈快给我!

我舀过手机就拨火柴的电话,我一听见火柴的声音就开始说,我说火柴姐姐,你救救陆叙吧,我求你了,这回真出事儿了,你找找你黑道上的朋友,人越多越好,你不来他就完了,妹妹我求你了……还没说完我的眼泪也流下来了,哽咽得话也讲不明白。

火柴在电话里也挺急的,她说,林岚你别哭,微微刚打电话跟我讲了,我已经过来了,你们在哪儿呢?

我说我们在车上呢。

火柴说,那你们先回去,我保证陆叙没事儿,我保证给你个完好无损的陆叙,绝对不是缺胳膊少腿儿的,你别哭,啊。

我坐在医院的走廊上,闻婧靠在白松肩膀上哭。我本来也想哭,可是这会儿我特平静。微微站在我面前,她看着我不说话的样子挺难受的。她说,林岚,你说说话,要不你哭出来。你这样我难受。

我心里在冷笑,你当初叫我和闻婧去的时候怎么不难受。

微微说,我知道你心里在骂我,可是我微微指天发誓,我要知道姓唐的是那种人我一出门就让车撞咯!直接撞太平间去!孙子,真他妈够孙子的!畜生!

我觉得特累,我也不想去管微微到底事先知不知道了。这些年,我知道微微用了很多极端的手段成就了她今天的地位。我也不去想到底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怕想多了会让自己失望。我宁愿相信微微根本不知道姓唐的要来这手,我也宁愿去相信微微依然是我的好姐妹。只是我现在不想管了,我累了。

我冲微微摆摆手,我面无表情地说你站一边儿去,别站我面前,我现在看见人烦,你消停会儿让我静静。我没说不信你。

微微站在我面前没动,我抬起头来,我刚想骂她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结果我抬起头就看到微微气得发抖,一大颗眼泪从她眼眶里掉出来,她指着我说,林岚,我告儿你,你丫别这么说话,要么你就抽我,随便你抽,我他妈躲一下我都不是人,但你别这么阴阳怪气儿的说话,你说得不难受我听着难受,这么多年的姐妹,你丫为了个男人这么说我……我看得出微微挺难过的,话都说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就为了陆叙和她较劲儿,我只知道我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到护士推着头上血淋淋的陆叙往手术室冲,他的眼睛闭着,长长的睫毛上都是血,我想过去给他擦干净,结果被一护士一把推开了撞在墙上。我只看到陆叙带着氧气罩,头上的血像自来水一样往外冒,裹了那么多层的纱布都被染红了。陆叙躺在床上被推着消失在走廊的尽头,我看了都不知道要说什么。我觉得一切都那么可笑。真他妈可笑。

火柴坐在我对面,也没说话,我从见到她开始她就没说话,一直坐在那儿沉默。也许气氛太尴尬,微微和我都是她的姐妹,感情都挺深厚的,所以她也不知道说什么。只有白松走过来把微微拉开了,他说微微你先休息,你让林岚安静会儿。

我站在陆叙的病床前面,看着头上包着纱布的他心里特难受,像有什么东西一直堵在那儿,堵得我话都说不出来。我觉得自己一直在给他带来灾祸,为了我他都包了两回纱布了。上次还好点儿,这次,还昏睡着没醒来呢。

不过我已经不担心了,因为医生说陆叙脑子里没淤血,而且身体里面也没受伤,都是些皮外伤,不过头上缝了八针!

我还记得当手术室的大门打开医生走出来的时候,我想站起来,却没力气,我觉得腿不听使唤。我就怕看到像香港连续剧里的那种蹩脚情节,医生对我们摇摇头,然后说我们尽力了。

我看着陆叙熟睡的面容,觉得他真的像个大孩子,冲动,任性,急躁,善良。

白松说,先出去吧,让他休息休息,醒了就没事儿了。

我还是坐在走廊上,微微坐在我旁边,我把手伸过去拉着她的手,我说微微,刚才我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我是担心陆叙,你知道我这人一急就口不择言的。

微微的眼泪刷就下来了。我抱着微微,从未有过地觉得她需要人保护。在我印象里她总是扮演着姐姐的角色,无论风霜雨雪,她都冲在前面,蘀我们扛。

没事儿就好了,你们俩姐妹也真够有意思的。白松站在我们面前笑眯眯的。

我说你们家小茉莉呢,怎么没跟你屁股后头啊。

白松说,她身体不舒服,在家休息,这段时间她一直不舒服,吃什么吐什么,头晕目眩的。

我说你不是让人家怀孕了吧?

白松说去你的,我到现在为止连她的嘴都没亲过。我挺惊讶的,我说你不至于这么差劲吧?多大的人呢,怎么跟初中生谈恋爱似的啊,还弄得那么纯情,也不怕自个儿恶心。白松说,没,我就是怕吓着她。我说,白松,你脑子没热吧,你不是真打算跟她结婚吧?白松说,闭上你的乌鸦嘴,长这么大没听你说过一句好听的。

正说着呢,一老太太和一老头子走过来了,估计看我们这儿挺热闹了,以为有什么新鲜事儿呢。那老头子长得挺威严的,一来就问,里面的人怎么样了?就跟一土皇帝似的。

微微站起来说,你哪庙的和尚啊?

我是陆叙他爸爸!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七十八)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