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六十四)

我终于躺在了自己家的沙发上,这种感觉让我觉得超级窝心。我从未发现自己家是这么舒适,跟这儿住了二十多年了,以前就老抱怨这不好那不好,离开了大半年之后再回来,觉得跟住总统套房似的。

我爸爸满面春风地迎接我之后就火速买菜去了,他说一定要亲自下厨为我做点菜犒劳我。这倒真的很难得,以前我家是基本不在家开伙那种,家里想要找瓶醋出来都得找老半天。特别是我高中那会儿,从一个饭局奔赴另一个饭局就是我每天生活的重点。到了大学了,也不是小屁孩儿了,就没有经常跟着父母混饭吃了。所以我听到我老爸要做饭我觉得特惊奇。

我爸刚一出门,我妈就坐过来了,要我汇报思想情况。我说您能不能让我先歇会儿,喝口水,在沙发上横会儿,成不?

我妈跷着二郎腿坐得挺端庄抬头挺胸地对我说,不成!

我也跟那儿躺着装尸体,不理她。可是我妈道行比我深,一掐就把我掐得腾空而起。我赶紧求饶,说我汇报我汇报。于是我就跟她讲我在上海的生活,讲我一好姐妹特照顾我,我当然没讲火柴的光荣职业,不然我妈估计得吐白沫子。我还讲上海的酒吧真是好啊,讲我在新天地认识的那些广告业的老外一个比一个大爷,讲上海物价贵,讲一个乞丐用的手机都比我的好,潜台词是妈你该给我换手机了。我讲了一大堆,觉得口渴,停下来捞口水喝。

我本来以为我妈肯定特仁慈特母爱地摸着我的头发说林岚你看你在外面,又没人照顾你,都瘦了。结果我妈站起来,对我大义凛然地说,林岚,你就没遗传到我一丁点儿优秀品质,你说当年你妈妈我,下乡的时候,多艰苦朴素啊,哪儿像你,在上海整天就知道消费,净买那些又不好看又不实用的东西,你说说你,啊,党和人民怎么养你的……

我心里就在嘀咕,您二十年把我养成这副模样,弄了个失败的产品出来,这倒好,全推给党和人民,说是他们养的,也不怕党和人民听了心里添堵。

我妈白我一眼,说,你在那儿嘀咕什么呢?又听不进去了是不是?我是你妈!所以我才说你,你看我怎么不去满大街溜达说别人闺女?你看我怎么不去说那些穿露肚脐眼儿的小妖精?这是因为我是你妈!

我说那是啊,我这不是没说什么吗?要是别人这么说我肯定抽丫!

估计我妈被我绕得没听明白,继续训我,我也是嘴一嘟噜就把跟火柴闻婧讲话那操行弄出来了。还好我妈脑子是台计算器。

我妈接着跟我忆苦思甜,她说:“那天我看人家希望工程的那些小孩子,你看人家,那么短的一截铅笔头,手握着都抖啊抖的,可是人家还是坚持学习知识,努力上进,你就一点儿都不感动?”

“我感动。”

“你就一点儿都不觉得那些小孩子比你高尚?”

“觉得。”

“你就一点儿都不想流下悔改的泪水?”

“我哭得就差没抽过去。”

“哎,你说党和人民怎么养你这么个孩子啊……”

得,又绕回去了。我就在想我妈什么时候变得跟火柴似的爱用书面语了,以前怎么没发现来着。正说着,我爸回来了,我算是解放了。我从小就跟我爸亲,觉得我爸特跟得上时代。其实我妈也挺跟得上时代的,上美容院上得比我都勤,轻车熟路。

我又朝沙发上一躺,冲我妈一挥手,说:“去,帮我爸做饭去。”

我妈这会儿坐下来看电视了,舀一张老年报纸戴个老花镜在那儿做学问。她从眼镜儿上方看我,样子特滑稽,她说:“没看我正忙吗?你去。”

我也来劲了,我就爱和我妈叫板,我说:“您什么时候这么好吃懒做的呀,以前看您挺勤快的啊。想想,您也是苦出身,也曾经因为挑一筐砖头挑不起来而流过悔恨的泪水,当时您肯定在想这下好了,挑不过去没饭吃。党和人民怎么养出您这么个老太太啊,好久没挑砖了吧……”

“我好吃懒做?我好吃懒做能把你养这么胖——对了,你怎么这么胖?”

“嘿老太太您哪,真不好意思,党和人民把我养这么胖的。”

“你忘记小时候喂你奶来着?”

“……”

“哼,没词儿了吧,年轻人跟我老太太叫板儿,我过的桥比你踩的路都多,你还欠点儿火候!”

“这话可得这么说,咱俩谁管谁叫妈?您要叫我妈我也喂您奶。”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六十四)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