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六十一)

我回家后洗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躺在床上跟火柴打电话。我觉得我最牛的地方是我根本不像一个刚刚失业的人。我在电话里对火柴讲我要回北京去了。火柴挺惊讶的,她说,干吗回去啊。跟上海呆着不是挺好的吗,有姐姐我照顾你,上海哪个地儿玩不转啊?我告诉了她关于姚姗姗和公司里的一些事情。我讲得挺简单,可是意思还是表达清楚了的,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作家。火柴听完后挺有感触的,说没看出来陆叙那孙子挺有感情的。我本来都打算要挂电话了,火柴又提出要和我一起回去。这下轮到我惊讶了。火柴说她本来也打算再过一两个月回去的,上海呆久了,挺怀念北京的,既然我要回去那么她就提前。她问我什么时候走,我告诉她我后天去医院拆石膏,拆完就走。她说好,让我安排一下,我再给你电话。

拆掉石膏那天我感觉自己特矫健,身轻如燕飞檐走壁都没什么问题。我在医院蹦跶来蹦跶去的,陆叙一直舀眼横我。我管你的,我现在挺欢畅的。我发现人总是要失去了一样东西之后才发现那样东西的可贵,于是玩儿命似的补偿。

陆叙问我,他说飞机票是明天的,你东西收拾好了没?

我说都收拾好了,没问题,明天就可以走了,陈伯伯那边我也说清楚了。

陆叙说那就好。

正说着,电话响了,刘编辑的。我接起来,他在电话里对我说,林岚啊,你那本新书卖得特好,北京都卖疯啦!你什么时候回来一趟啊,我帮你组织几场签售。

我一听签售就头大,可是还得硬扛着,我说我明儿就回来了,回来后给您打电话。

那边一直说好好好,然后把电话挂了。

说到签售我真的特头疼。其实我倒不是怕签售,有时候看看喜欢自己书的那些年轻人觉得挺开心的,我总是在想那些挺牛b的作家在签售的时候一副跟太上皇似的表情,肯定内心畸形。我觉得你能写点东西还不是因为有人喜欢你,你的衣食父母来跟你要个签名你架子摆得跟皇帝似的,是不是晕严重了?所以我每次出去都挺和蔼的,还时不时地跟编辑撒撒小谎然后出去和我的读者一块在城市里四处溜达。

可是我有点怕应付记者的那些问题,跟鸡似的一直点头点头,要在我跟前撒把米,那绝对是只鸡。我记得上次有一小姑娘挺有意思的,估计也就十五六岁,不过打扮得比我都成熟,我坐在她旁边跟她妹妹似的,这让我觉得特丢人。见面会一开始就是主办方要那个小姑娘讲点儿她怎么走上文学道路的,那小姑娘讲得是排山倒海,讲自己从小是单亲的孩子,长大了也很叛逆,比较个性,后来在朋友和社会的感化下开始找寻自己的理想和爱情。一通话讲得特溜。还声情并茂的。有个迟到的估计是孩子他妈的进来了,我看到她听得特感动,还说了句“这失足小青年的报告做得真好啊”。我差点儿直接趴嘉宾台上。后来有个记者来问问题,那记者看了看我俩,然后开场白随便对那个小姑娘说了句,嗯,小姐,我发现您特别深沉。结果那女孩子想也没想,吧唧丢一句过去,得了哥哥,您别骂我,我知道我傻。我看那记者都快哭出来了,我在旁边听了也是一动都不敢动,跟那儿装蒙娜丽莎。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六十一)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