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六十)

回家的路上下起了雨。冬天的雨总是这样的寒冷。可是我觉得很温暖。街上的人都撑起了伞,而我很悠闲地走在雨里走成一个白毛女。我回到家才发现手机没有带出去,我舀起手机就看到五个未接电话,全是陆叙的号码。然后还有一条短消息。

陆叙的,他说出来谈谈,我下午四点半在人民广场等你。我一看时间,已经七点了。

我知道陆叙这人,特执著,一般等不到你不会罢休。上次在我家楼下,等得头破血流的也不肯离开。我看看窗外的雨,我想陆叙肯定这会儿在雨里淋着呢。他和我一样,从来不带伞的。于是我马上出了门。

当我看到陆叙的时候,他站在喷泉旁边一个卖小吃和饮料的小亭子里,他买了一杯热橙汁,他捧着那杯橙汁,嘴里哈着气,那些白气让他的脸变得格外的不真实。

我看到他全身的雨水,头发上,衣服上,一滴一滴地往下滴,跟一个小岩洞似的吧嗒吧嗒往下滴水。我站在远处,我本来想喊他,可是我觉得喉咙特别堵,我怕我一嗓子把自个儿给喊哭了。我要酝酿一下情绪,等我不想哭了我再喊他。

可是在我情绪还没稳定的时候,陆叙就看到我了。他刚好把橙汁喝完。他朝我跑过来,站在我面前,低下头看我。他一句话都没说,我也不敢看他。夜晚上海的苍穹是一种血红色,可是今天的苍穹却特别地黑。那些雨水从上面飘下来,在灯光下变得亮闪闪的。不知道为什么,我听到鸽子扇动翅膀的声音。尽管我知道这个时候了鸽子早跟窝里睡觉了,而且就算没睡,哪只鸽子会傻到下雨天出来溜达呢?可是我就是感觉到有无数的鸽子从陆叙背后飞起又落下。那种感觉特别好,我甚至感觉有很多羽毛落下来覆盖在我们身上。

我还是决定说点儿什么,尽管这样的气氛我实在不是太想说话。我刚想告诉陆叙说我辞职了,可是陆叙却突然告诉我:“我辞职了。”我看着陆叙我并不惊讶。

其实我可以预想得到的。本来他就不应该来上海,他就应该回北京。他是那么有艺术气质的一个人,我不希望他呆在上海这个物质的城市被一点一点消磨。我觉得在上海陆叙的笑容都变少了。以前的陆叙老是和我打架,老是笑得露出一整排牙齿,可是来上海的陆叙让我觉得有点儿像顾小北。不再爱说话爱笑,只有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看得到他开心的样子。我想他在北京肯定飞翔得更自由。

于是我也笑了,我说我也辞职了。

然后我看到陆叙的笑容,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觉得他的笑容里有一些我看不见的忧伤在荡来荡去,这让我觉得很恍惚。我甚至觉得眼前的人是那个爱了我六年离开了我六个月的顾小北。

我说,回去吧,再呆这儿要感冒了。他突然反应过来,然后指着我开始骂,他说你怎么这么就跑出来了,伞也不撑一把,你别忘记你手上是绷带呢。还有脚上,那石膏,那石膏要后天才拆呢。给我回去!说完就过来牵我的胳膊。

我突然很想哭,我靠在他肩膀上,也没动,可是眼泪一直流。流的时候我还格外小心,我在想他回去要是发现肩膀上突然有块特别湿会不会因为他宝贝的西装揍我一顿呢?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六十)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