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五十二)

世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鲁迅叔叔不愧是大师。当我站在海边,看到黑色的海浪汹涌而来又滚滚而去,我在风里一瞬间觉得伤感。其实我一直都不太喜欢那种小资情调,我觉得矫情,我喜欢看到人们在阳光下真诚的笑脸,听到人们在被窝里哇哇的哭声,我喜欢在网上溜来溜去地看笑话,发水帖,砸板砖,我不喜欢看那些宝贝们书写的星巴克咖啡新天地外滩还有所有或地老天荒或烟火摇曳的爱情,我喜欢真实,我觉得每个人的感情都很真实,可是还是有太多傻子要沉浸在别人虚构的故事里,假惺惺地流着眼泪说我胃疼。

你胃疼买四大叔啊,跟这儿装什么林妹妹啊。我也曾经看书看电影哭过,可是那都是触景生情,在别人的轨迹里看到自己曾经那么认真那么虔诚可是却无比悲凉的足迹,想到自己一路这么千山万水地跋涉过来,我就想哭。我记得以前王菲出《寓言》专辑的时候我就特喜欢听那首《新房客》,每次我听见她梦呓一样地唱出“我看到过一场海啸,没看过你的微笑”时我就特难过。那个时候我还和顾小北在一起,我向他表达我听这首歌时的惆怅。那时候我还比较矫情,远没有现在这么洒脱这么现实这么庸俗,我满脑子还是风花雪月的事情。所以我挺爱装伤感的。可是顾小北总是纵容我,我曾经怀疑丫是铁了心把我的脾气往坏里死命地惯,好让以后都没男的可以忍受我,那么他就把我吃定了。那个时候顾小北说,没关系,我天天笑给你看,其实我笑起来蛮好看的,我牙齿比你好看。我知道他不经常笑的,他不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对谁都是一脸很平静的表情。所以我看到他露出牙齿对我笑我觉得特窝心。

火柴站在我旁边也没有说话,我就看到风把她的头发吹得群魔乱舞。她突然问我,她说,林岚,啥感觉?

我想了想,挺认真地说,忧愁。

我想起以前中学的时候看过一篇文章,就是讲人站在海边的时候特别容易感怀,容易想起以前的事情。我想起自己的高中自己的大一大二,那个时候自己真的是一个忒不知足的女的,呼风唤雨的还整天闹忧伤。我问火柴,我说你觉得我现在世俗吗?

火柴叹了口气,我在她叹气的一瞬间觉得火柴变了个人。以前我一直觉得她没心没肺的,生活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穿行在各种不同的妖精洞穴,嬉皮笑脸地看着男人们下流的**,可是这一瞬间我觉得火柴也挺忧愁。是的,忧愁。

火柴说,每个人都会变得世俗,这没法子改变,那些不愿意接受社会改造重新做人的所谓的理想小青年们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苏州河边仓库里那些所谓的艺术家们,看上去挺牛b的,一开口就跟你谈弗洛伊德问你是不是想杀了你爸娶你妈杀了你妈嫁你爸的那些小傻b,其实还不是一样被蹂躏也不能反抗?我接待过无数的这样的小青年,丫们找小姐,装得挺清高的,跟你谈理想谈人生谈油画里那些**的女人一点都勾不起他们的**,其实丫们只是因为没钱。我一小姐们儿接过一小愤青,搞行为艺术的,丫做完之后就讲了一大堆人生啊什么的屁话,结果末了我姐们儿听不下去了,说你丫没病吧,上什么课啊,给钱了我好走。那小青年说,咱们就没感情吗?你就不欣赏我吗?还问我要钱?这多没劲啊!然后又开始讲。我姐们儿就走了,没要他钱,走的时候说了句“我他妈终于知道自己不是这个社会上最可怜的人了”。说得多好啊,说得我当时听了心里想哭。

我侧过头去,黑夜中我看不清楚火柴的脸,我从来没听过火柴这么严肃地讲话,所以一瞬间我也蒙了。

那天晚上我们仨就一直坐在海边的礁石上聊着漫无边际的闲话吹着翻山过海的牛。我本来想象的海边应该是有柔软的白沙,有飞鸟,有仓皇的黑色云朵,有月光下粼粼的海面。可是这儿只有黑色的礁石黑色的天空黑色的大海,像一个最深沉最诡异的梦魇。我累了就靠在陆叙肩膀上睡,陆叙把他的衣服脱下来披在我身上,我睡醒了就继续和他们聊天,累了又睡。到后来我都分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醒着什么时候是在梦里,我记得那天我有幻觉,觉得黑色的天空上一直有飞花飘落下来,粉红的,粉白的,无边无际。梦中陆叙似乎一直在我旁边说话,我很努力地想听清楚,可是却总是听不明白,所以我一直摇头摇头,然后我恍惚地看到陆叙一张脸,特别忧伤。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五十二)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