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五十)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雪了,当我发现的时候雪已经很大了。我突然想起白毛女,那个时候她脑子里就是北风那个吹啊雪花那个飘,要债的来了。转眼中国已经变得这么繁华,我走在上海的夜空下不由得有点儿感慨。这点儿我像我爸,他就老感叹中国发展迅速。我记得我爸说过的最有意思的一句话就是他吃饭时看着一桌的飞禽走兽时说的,他说,我怎么觉着中国像个暴发户啊。

我和陆叙顶着大雪面无表情地走在路上,身边的那些情侣和不是情侣的人在怪叫,我开始还有点蒙,后来明白过来了,这是在南方啊,下雪跟地震似的一样稀罕。

不过在平安夜下雪的确挺有气氛的,我看着黑色夜空上的雪花心里也觉得很快活。

我和陆叙坐在人民广场的喷泉边上就听到我旁边一女的在感叹,跟念诗似的,吊在她男朋友脖子上,跟个狒狒似的晃来晃去,一边口里跟机关枪似的念念有词,她说,哎呀,雪啊,下雪啦!这真是下雪了吗?这下的是真雪吗?这雪是真的吗?我靠,我有点儿缺氧,丫真该去当一作家,我歇了吧我。

我和陆叙坐在喷泉边上,彼此都没说话,喷泉还没开始喷水,有很多穿着时尚的小孩子在里面跳舞。周围的高楼全都开着明亮的灯,以前总是有人形容上海是个光怪陆离的城市,看来蛮有道理的。我就觉得自己像是生活在一列高速奔跑的火车里,满眼的色泽满耳的呼啸,我突然想起林忆莲唱的“我坐在这里看时间流过”。

我碰碰陆叙,我说你说点儿什么吧。陆叙转过头来望我,他问,你想我说什么。我捧着手哈气,我说随便,你别跟那个女的一样弄排比句出来就成。陆叙哈哈地笑,牙齿蛮好看的。我发现一般男孩子的牙齿都比较好看,比如顾小北,比如白松,估计男孩子小时候没我们那么爱吃糖。他望着我说,你不是要去看日出吗?去不去?

我挥挥手,我说我也就随便说说,这么晚了你打辆车给我看看,这不是去徐家汇,这是去海边!哪个司机敢去啊,谁不怕有命去没命回来啊,看你一脸奸相不是汉奸就是土匪的,谁肯载你去啊,借他仨胆儿,试试。有人敢去我管你叫大爷。

陆叙问,你认识的人谁有车的,借来开开总可以吧。你的那个陈伯伯呢?

我一听他说陈伯伯我就脚软,我现在是求神拜佛巴不得他和陈伯伯从此不要再遇见,问陈伯伯借车让咱俩去海边,得了,别添乱了。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说完之后我突然想起火柴,她那辆小跑可以借我开开呀。我一有这想法就比较兴奋,舀起电话就打。电话响了很多声才接起来,我从电话里就听到一帮子人乌烟瘴气的声音,我握手机的手都有点儿麻。我问火柴在哪儿,火柴说在一盘丝洞里,小妖精多着呢。我一听这修辞倒挺新鲜的。我说我要借车,开去海边玩儿。火柴在那边挺惊讶,她说妹妹不带你这么玩儿的吧,去海边?你以为上海的海边是夏威夷啊?你以为可以看到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啊?你以为……我赶紧打住了火柴的话,她一贫起来就没完没了,还净是书面语,头疼。我说你借是不借啊?火柴没答我,我听那动静像是在跟周围的一些人说些什么。过了会儿,火柴说,这样吧,我也跟你去,妈的这帮人没劲,还不如和你去跳海,你等会儿,我研究下线路,等下我过来接你们。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我想纠正她我是去看海不是去跳海,都没逮着机会。

要跳海我也穿个小泳衣去呀。

挂了电话我对陆叙说,搞定了。陆叙“嗯”了一声点了点头,挺平静的。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五十)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