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十九)

我就这么开始了我的新工作,在上海这个我不熟悉的地方学着十几种新的软件,在翻动书页的间隙顺便喝一口公司里难喝的咖啡。我突然觉得自己已经远离了北京那个纷繁复杂的城市,那个储存了我太多感情的城市。远离了那些我生命里一直汹涌的人群,远离了二十多年来我一直赖以生存的土壤。我觉得自己像是一棵树,自己把自己连根拔起,然后跋涉了千山万水,再让自己扎下根来。可是也只有我自己知道,在把自己连根拔起的时候,自己有多疼。

等我搞定那一大堆突然出现在我的电脑里的软件的时候我才发现已经下午两点了,我都忘记了吃饭。我刚准备起来吃饭,结果张浩过来通知我开会,我问他什么事情,他说见制作部的新部门经理。我想了想说好没问题我马上来。

其实我真的挺饿的。

所有的人都到齐了,然后那个新上任的部门经理也从会议室隔壁的休息间里过来了,他进来的时候对大家问了声好,很谦虚的样子。我一口水就喷了出来,五雷轰顶什么滋味!就是我那时的滋味!

那个下午我就望着那个经理滔滔不绝地谈他的理想谈他的计划,看着他挽起袖口挥舞着修长的手臂,神采飞扬,看着他干净的衬衣,看着他格外漂亮的眼睛和睫毛,看着他眼睛中格外光亮的神采,和望着我的时候特奸诈的目光。

我的心里一直难以平静,我发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之后,陆叙还是当初的那个样子,和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样,干净得如同平面广告上的男模特,看着我的时候一脸奸诈。我觉得很温暖。

会议结束之后我去休息室冲咖啡,陆叙走过来了。他站在我的面前,低着头看我,和以前一样,面无表情,瞪着大眼睛看我。

我望着他,我想要说很多话,可是怎么都说不出来,这样的气氛让我觉得有点儿矫情,弄得跟电视剧一样,于是我决定打破尴尬,再怎么说我也是外界评论的不同凡响的新锐的小说家呀。不能弄得跟台湾那个阿姨一样。

我照着他的脑袋一巴掌拍过去,我说,你头好啦?

其实我知道没好,因为我透过他的头发都可以看到那条伤痕,我也可以想见他头包着白纱布躺在医院的样子,说实话我有点儿心疼。

他依然冲着我吼,和在北京那个狮子没区别,他吼:当然没好!你丫下手这么狠!说完冲我的肩膀就是一拳。有点儿疼,可是我觉得很快乐,这是我离开北京这么久以来第一次这么快乐,尽管我和火柴她们在一起的时候笑得挺猖狂玩得也挺疯狂的,可是我的心是悬的,我觉得自己在走钢丝,现在我看到陆叙了,听到他的声音了,他又开始打我了,我觉得宁静。

我抬起头,陆叙朝后跳了一下,跟个小孩子一样,他肯定以为我要开始还手了,按照我以前的脾气我早扑过去了。可是我没有,我笑了,笑得特别开心,眼泪都笑出来了。陆叙突然变得很温柔,一瞬间我错以为是顾小北站在我面前。我拉着他的领口开始哭,可我不是难过,真的不是难过,就是想哭。我想我是累了,站了这么久了,累了。

我靠在陆叙的胸口上有点儿想睡觉。我闭上眼睛,那一刻,我多么希望陆叙是我哥哥啊,亲生哥哥!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十九)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