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十五)

回去之后我打电话给闻婧,她说听到我的声音就跟听见鬼叫似的。我说不至于吧,我去个上海,又不是去伊拉克。

结果闻婧听了这话就跟听了什么一样,立马开始跟我咋呼开了,我想我没说什么过分的话啊,你又不是伊拉克的。闻婧在电话里冲我义愤填膺地怒斥我的罪行,归根结底就是我把北京那帮子人弄得乱七八糟的然后丢下个烂摊子自己跑上海逍遥来了。闻婧告诉我,顾小北从我走了之后每天泡图书馆,很多时候闻婧都看着他捧着一大堆书行走在去往图书馆的路上或者匍匐于从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

当闻婧告诉我这些关于顾小北的事情的时候,我的心里变得有点空荡荡的,我突然想起很久以前,在我还没有认识顾小北之前,我就经常看见他捧着很多书去图书馆,那个时候还刚进高中,我看见顾小北穿着干净的白色衬衣米色的粗布裤子走在学校铺天盖地的鸀阴下,我觉得他长得像是童话世界里的一个王子。那个时候我和闻婧两个小丫头其实蛮色的,看着帅哥就有点找不着北的那种。我说两个月之内我要把这个人舀下。然后两个月后,我和顾小北就手牵手地走在护城河边享受革命同志般亲密无间的情感了。

在那两个月里面,我在微微和闻婧的指示下,无数次地和他在图书馆偶遇,无数次地碰巧和他出现在同一个食堂的同一张桌子上,无数次地骑着单车从他身边裙角飞扬地飘过,我当时心想,就算不喜欢我,在我这么频繁的露面下也应该记住我这张充满革命热情的笑脸了吧。后来在经验丰富的微微的帮助下,我顺利地把顾小北舀下了。现在想想,真是苦肉计啊,微微要我骑着车去撞他,然后无限娇弱地瘫死在他旁边等着他惊慌失措地抱起我往医院冲。我就一猛子扎进他怀里,一辈子不出来了。微微当时很意气风发,像在指导一场战争,她说,撞他,往死里撞,别怕,你就一辆永久,再怎么撞也不能把他撞咋的,然后你就在那儿装尸体,你就只管躺着,剩下的事情我和闻婧来处理,你就放心在那儿睡。闻婧当时在旁边也是一大尾巴狼的表情,特真诚地说,没事儿,微微说撞,准没事儿。

其实现在想想,那句民间大众的话怎么说的来着,从一个人的小时候就可以看见他长大的样子。想想真有道理啊,微微从小就是那种善于发号施令的人,闻婧就是那种没大脑,有热闹看就特撒欢的人,而我,天生就是那个最倒霉最倒霉的人。

为什么说倒霉呢,理想和现实总是有差距的啊。计划得倒挺好,就撞一下,结果我瞄着他冲过去,一开始他骑得挺悠闲的,当我冲过去的时候他突然加速了,我本来做这事就有点紧张,一看他加速我更紧张,也忘了握刹车,结果两个人用极快的速度咣当撞上了,我倒在地上,龇牙咧嘴的,疼得叫都叫不出来了。我能感觉到血从裙子下沿着小腿流下来,我估计着肯定摔断腿了。我回过头去想叫微微闻婧她们过来,告诉她们不演了,赶快把我送医院去,不然我跟这儿流血不止的肯定流歇菜了。结果她们以为我演戏忒投入呢,还气定神闲地在那儿和我打手势,叫我躺下,躺下。我吸了口气,然后怒吼:我操,断了断了,还躺!

那俩丫头看我表情估计真出事了,才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结果闻婧一见血从我小腿哗啦啦地跟自来水一样流下来,立马叫得比谁都响:我操,你怎么这操行啊,跟流产似的!我本来就痛得有点头晕,一听这话我更缺氧。正不知道怎么办呢,顾小北过来一把把我横抱起来,然后一句话都不说就往校医院冲,表情特酷。这和我们预想的一样,多少给我点安慰。我突然想起《大话西游》的台词:我想我是猜中了结局,却没猜中这经过!

我头靠在顾小北脖子上,看着他的侧面,小伙子真英俊,眼是眼口是口的。闻着他身上的味道,我敢肯定他用香水。很久之后我才知道我错了,他从来不用香水,他身上都是洗完澡后沐浴露的味道。当时我就在这种香味里特幸福地闭上了眼睛,顾小北抱着我往前勇敢地冲,我都忘记了自己还在流血,鲜血沿着我们爱情的道路洒了一地,我和他就这样开始了我们血淋淋的爱情。想想真挺牛掰的。

在腿断的日子里我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心,我妈执意要把我接回家休养,我借口说学习不能耽误,硬死撑着要住在学校,我妈见我那样差点儿跟我掐起来,不过我很坚定,具有革命党人的意志,于是我妈那个纸老虎就被我舀下了。

当时我想这个第一次见面印象应该算很深了,我正琢磨着怎么跟顾小北第二次邂逅呢,他自动送上门了。出院第一天早晨,我就看见顾小北骑着他的那辆漂亮的跑车等在我楼下,他总是穿着白色的衣服,我估计他肯定特自恋,真把自己当王子了。我说你干吗呢。他看看我,面无表情地说,送你上课。说完指了指他跑车的后座。看得出来,是新装上去的,说实话,装了之后真难看,一辆好好的车,毁了。

从那天起,顾小北一直送我送了一个月,在一个月之后我的腿好了,可是他还是送我上课,因为我已经是他的女朋友了,比计划提前一个月完成任务。那个后座也一直装在他的车后面,每次看到我就会觉得温暖,同时小腿隐隐作痛。

现在回想一下,当时顾小北对我的告白真的是一点都不浪漫,根本没有王子的感觉,反而让我觉得像个愣头青。那天我从他车上下来,我说,顾小北,我的腿好得差不多了,以后也不用送我了。他看着我,一双眼睛睁得蛮大的,愣了半天,然后说,我还是送你吧。我说为什么啊,我又不是真废了,要不我跳两下给您瞅瞅?

正说着呢,微微闻婧来了,顾小北跟没事人似的继续说,要不你做我女朋友吧?说实话我当时心里很甜蜜,我抬头看微微闻婧,眼光充满了哲学意味。其实我是在向她们说,看吧,我说我能舀下吧。结果正得意呢,顾小北说了句让我吐血的话,他接着说,反正都让我骑了这么久了。我不知道是他故意使坏还是他真的就那么纯洁,反正微微和闻婧是笑得又喜庆又下流。我当时心里就在想,我怎么交这么两个朋友啊。

从那之后我和顾小北就手牵着手走遍了北京城,那些山山水水都见证了我们的爱情,记忆深处一直是在艳阳高照的夏天里,我们坐在北京各个麦当劳里喝着一杯可乐,在大冬天里,我躲在顾小北的大风衣里,从他领口露出两只小眼睛,感叹银装素裹的北京真美丽。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十五)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