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十四)

到了写字楼,我乘电梯上去,在电梯里我想起在北京我跟着微微去面试的情景,那个时候走得多有架势啊,踢正步,抬头挺胸的。而一转眼,我就一个人在上海开始找工作了。要不怎么总有人说,生活,就是一场戏。比电视剧都让人跌破眼镜。

我上网逛论坛的时候曾经见过一漂亮mm的签名档:我左手舀刀右手舀叉,把生活慢慢享用。当时就觉得是一智者,比我们这种俗人强了去了。

坐在大厅里等待面试,我身边一个一个看上去都挺牛的,每个人手里都是台笔记本,噼里啪啦狂打键盘,看上去跟一作家似的,我都觉得自己跑错了地方,我又不是来应聘打字员的。还有更牛的在用手机打电话,用耳机打,我靠,你又不是在开车,装什么啊。

刚坐了一会,我就听到叫我名字了,我赶紧进去,我怕我在外面再多坐会儿会把我坐歇菜了。进去之后我坐下来,面试我的是个估计三张多的男人,满脸痘痘,一张脸跟荔枝似的,特青春,我心里就乐。不过我还是装得挺淑女的,这关系到以后买米买油的事情。

我刚想舀出我以前的平面设计给他们看看,然后顺便再对他们介绍介绍我的情况,结果我刚运口气准备演讲,对方吧唧丢句话过来:你北京的吧?

我一听觉得有点儿不对,我说我是某某学校出来实习的。他很惊讶,说,不是北大的啊?我很谦虚地说不是。心想我的学校也不是一个见不得人的学校啊,再说了,现在的大学哪个不是一样的啊,抽烟,喝酒,谈恋爱,最多的还是旷课睡觉,我就不信在北大睡觉就能把人睡聪明了。

我继续说,您要不要先看看我的作品啊,我以前也在广告公司做过的……

我还没说完呢,他就很粗暴地打断我,我怀疑他内分泌失调,我都这么耐心了,你干吗摆出一副我欠你两百块钱的样子啊,怪不得一脸的青春证明。他说,广告谁不会做啊,主要是看文凭,看见没,看见没?他挥舞着手上那张简历表对我说,刚出去那个人,人家就是复旦的。我偷瞄了那张表一眼,差点没吐出血来,简历上那个人是化学系的!我靠,这是广告公司还是化肥厂啊?

我算是彻底对这家公司失去信心了,我站起来,准备走,那个人望着我,又叫,你干吗你干吗?

我靠,我是真受不了了,你就不能好好说话啊,每句话都跟见鬼似的叫。我回过头去,很温和地微笑着对他说,不好意思,我走错地方了,我是学广告的,我专业不怎么对口,我要去钢铁厂试试,估计他们要我。我知道那家伙被我说得心里堵,我管你呢,我说了畅快就行。

我刚要走出去,电话就响了,我一看是陈伯伯的,接起来就发牢骚,我说,陈老板,不带你这么玩儿你晚辈的吧,这什么破公司啊……我噼里啪啦地说了一长串,然后陈伯伯在那边一声没吭,等我停下来了我觉得电话里静得跟坟墓似的,说实话我心里悬得慌,一急就忘记了分寸,把跟微微说话那操行给弄出来了。我琢磨着准得有阵骂。

结果停了两分钟,陈伯伯叫我把电话舀给那个面试的人,我也很疑惑地递过去,那个人更加疑惑地接过来,但听了一下声音就立刻立正抬头挺胸了,跟盖世太保见了希特勒一样。那个人一边点头说着是是是,脸上一边一阵红一阵白的,我立刻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孙子正挨训呢。于是我又重新坐下来了,把桌上那杯水舀过来哧溜哧溜地都给喝光了。

那个人接完电话把手机还给我,表情特尴尬,就跟便秘一个表情。他冲着我嘿嘿地笑,我也在那儿装蒙娜丽莎,我倒要看谁先沉不住气。结果我赢了,我发现人一旦装得跟老佛爷似的一般最后都会赢,上次微微也是这么用罪恶的黑手把陆叙那个小青年给舀下的。

那个人说,林小姐啊,怎么不早说是陈老板介绍来的啊,你看这弄得多尴尬啊。一边说还一边搓手,弄得特诚恳的样子。

我想了想还是给他台阶下,毕竟以后一个公司的,弄得太难看干吗呀。我说这都怪我,没说清楚,真不好意思。

他一听我这么说,立刻就不紧张了,然后说,林小姐是高才生啊,月薪方面你放心,四千五,外带奖金不算,您看合适吗?我听了很淑女地点了点头,心里笑得恨不能昏死过去。

他对我伸出热情的双手,我也赶忙握过去,时光倒流,我想起在北京的日子,现在是在上海,四千五啊!

出了房间,一个秘书带我签了几份合同,然后又看了下具体的福利,还有就是去人事部登记了一下,然后我走了。

开车回家,路上我拨了个电话给我妈,我特牛掰地跟我妈说,妈,我工作搞定了。我妈在那边一连说了好几句“太好了”,听她那口气挺激动的,我以为她在酝酿什么经典台词呢,结果她最后整了一句“陈老板就是有本事!”我差点想把手机丢出去!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三十四)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