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二十九)

说实话这屋子真够大的,下面一层是客厅和厨房,上面一层是两间大得离谱的卧室。别说就我一个人了,我琢磨着估计一匹马都够住的了,没事还能撒丫子跑跑。有钱人就是好。不是老说上海住房紧张住房紧张吗,新闻联播净瞎白话。

送走了那位大爷,我和火柴躺沙发上,一人一句地回忆我们青葱的岁月,本来我还想套点文化名词儿抒发一下我对火柴这么久没见的思念来着,结果丫就只顾着给我讲她辛苦的“创业史”了,末了丫整一句结尾,跟实话实说似的,特精辟,她说:“你看,我就是这么一火树银花的女子,多斗转星移啊,多欲罢不能啊,我容易吗我……”我当时一听这话血压噌地就上去了,缺氧,她的成语真是用得鬼斧神工的,我一时还不能接受这种奇幻的风格。火柴说累了,冲我一挥手,“弄口水喝。”我巴巴地满屋找纯净水,找到了又巴巴地给她送到跟前儿去。

的确,火柴也真不容易,当年离开学校的时候她才多大呀。我躺在沙发上,想着这些年来的事情,我浑浑噩噩地念书谈恋爱喝酒混饭局,三不五时地血洗了我爸的钱之后再去血洗燕莎赛特,仔细想想我手里到底留下了什么呢?顾小北叛变革命,找了一新鲜的花朵,陆叙被我用一花盆砸医院去了。微微忙于事业,一女强人,和我这牛仔裤大t恤的大学生根本就不是一个阶层的,至于闻婧,我硬是在她心上砍出了一条大大的伤口啊,估计现在还在淌血呢。我真该拖出去毙了。

我说火柴,我翻过身头冲她问道,你不是在北京混得风生水起的吗,怎么跑上海祸害人民来了?

火柴说:“我一姐们儿,原来也是一小鸡头,在北京混了好些年了,依然是一小鸡头,丫气不过,就跑上海来了,来了没几天就跟我打电话,口气那个激动啊跟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似的。”我靠,她还知道哥伦布,这个大文盲,我一听她讲书面语就头晕。当初小学语文考试,叫写逝世的同义词来着,她在试卷上写了个“歇菜”交上去了,还特得意。

火柴接着说:“于是我就过来帮我姐们儿打基础,这一来就三个月了,估计再有三个月我就得回去了,北京啊,我首都的人民啊,我可想死你们了。”

看她那特激动的样儿我又头晕起来。

火柴说着说着手机响了。她接起来说:“喂,您好,需要我为您做什么吗?”嗲得跟一牛皮糖似的,我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我正要发作,突然火柴的语调就变了,跟骂儿子似的,“滚你丫的,我还当是我亲爱的客人同志,你丫接电话你倒是先出声啊,我姐们儿来了,没工夫跟你贫,滚你丫的,你才一小鸡头,人家是一作家!好了我马上来,她要去我就带着她去好了,估计你丫还没见过活的作家吧,操,滚蛋……”

火柴接完电话,冲我眉飞色舞的,问我晚上要不要一起出去,那个来上海创业的姐们儿请客在一家迪厅跳舞。

我忙说,得了吧您忙您的,我还得收拾收拾东西呢。

火柴没等我说完就打断我的话,说有什么好收拾的啊,妹妹我明天就陪你去血洗上海,缺什么买什么。我一想这感情多好啊,就同意了。

晚上我斟酌了一下形式弄了个特闪光的吊带刺绣和一条紧身牛仔裤,配合着我亲爱的小姐妹火柴,穿得跟俩亲姐妹似的。我估计我妈要知道我给她弄这么一女儿回去,毙了我的心都有。我坐在火柴白色的小本田上,脸贴着车窗,车玻璃被我摇下了一条缝,上海的夜色带着些微咸咸的湿气扑面而来。我想,这就是我的新生活啊。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二十九)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