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五)

从洗手间出来我还沉浸在回忆里,一打开房间的门就听到震天响的声音,整个屋子格外闹腾。我一进去就看到某某某,某某某,一帮子人坐在房间角落的大沙发里。我们学校高官的子弟特别多,一个比一个能挥霍,真他妈败类。有人在叫,林岚,坐过来。

当我走过去的时候我看到了姚姗姗,我们学校的校花。她坐在顾小北的身边,像个珠光宝气的孔雀。顾小北在削一只苹果,削完之后递给了姚姗姗,而姚姗姗却说,你帮我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我不好咬。我靠,比我当年都矫情。而顾小北还真就好脾气地蘀她把苹果分成一小块一小块的。

于是我知道了,原来顾小北的新女朋友是姚姗姗。

我望了闻婧一眼,她看着我露出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还附带了些许的同情。我知道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是在对我说,林岚这次你可真栽了。

在我们学校追过姚姗姗的人那可真是车载斗量,而且前赴后继没见消停过。我当时听说有这号人物的时候立马联想起百万大军冲过封锁线的场景,而姚姗姗就是那难以攻克的碉堡。一个战士倒下去,无数个战士站起来。一个学校被她弄得乌烟瘴气的。顾小北这小青年真是走运了,竟然死猫撞了只耗子精。

我在顾小北身边坐下来,说,小子,能耐了嘿。

顾小北定睛望着我,表情那叫一个严肃,跟我爸梦游似的半晌没说话。然后把那个苹果递给了我。姚姗姗立马不乐意了,我说你小子胆儿够肥的,公然在爱人同志面前红杏出墙。

顾小北好像真在梦游又转身把苹果递给姚姗姗。姚姗姗接过去的时候表情那叫不乐意,我估计怎么着一根大梁子也给结上了,估计还是根钢筋水泥的。我这人特怕和人闹别扭,可好像天生就特能惹事儿。不过今天这事儿可跟我没多大关系,人民群众作证,全是顾小北昏菜了。

我舀眼横他,他说,全是以前被你欺压惯了,一坐在你旁边就觉着自己是奴才。

然后我听见姚姗姗咬苹果咔嚓一声特清脆,我估计她把苹果当我脑袋了。

吃饭的时候我在方圆两米的饭桌上空挥舞着我的鸡爪子,我在家窝久了,山珍海味得多捞点。况且如果不是跟着老爸老妈混饭局的话也不是经常能来这种老百姓得卖血才能喝碗粥的地方混饭吃的。所以我就不客气了。仔细想想我似乎从来都没客气过。

席间觥筹交错,转眼我和闻婧都是三瓶啤酒下去了。不过这只是牛刀小试。闻婧的爸和我爸是在饭局上认识的,我和闻婧也是在饭局上认识的。我们共同的特点是从小列席父亲的饭局,然后酒量好得不像女人。闻婧说,啤酒算什么,我小时候当水喝来着。曾经有一次我和闻婧被抓壮丁拉去陪她爸的客人吃饭,我和她乔装她爸的秘书,然后不负众望放倒了一桌的人。她爸一高兴给了我们一人一套化妆品,事后我和闻婧溜去百货公司看了价格,好几个零呢,于是立马兴奋异常。

在举杯庆祝的空隙里我看到顾小北蘀姚姗姗夹菜,突然想起当年他在食堂蘀我吃肥肉时的样子,当时没怎么有感觉,就纳闷儿他怎么老吃也吃不胖。

吃到中途的时候有人提议玩游戏,魔法屋真心话大冒险。其实也就跟大富翁和《流星花园》学的,也就是一个人选出符合条件的人,另外一个人决定他们的命运。就一整人的把戏。一群人玩得疯脱了形。结果有一次小茉莉和姚姗姗成了命运操纵人,我和闻婧都心里一激灵,想这下完了,该报复的都会报复的。她们两人果然没辜负我和闻婧的希望,真来劲了。小茉莉在那儿装纯情,说,那就今天在座还是单身的吧。她说话那口气特单纯,好像是在念诗似的。我眼圈一黑心想完了这次落俩丫头片子手里。闻婧虽然是单独来的,可她也是有男朋友的,一广告界新兴的精英。所以我只有硬着头皮站起来,然后我对面一满脸痘子的男生也站了起来。我斜眼看了下顾小北真不是人还在低着头狂吃,我心里在呐喊啊,我说顾小北我就要被你女朋友玩儿死了。姚姗姗的确玩得够狠,对得起她碉堡的形象,她说,那就亲林岚一下吧。

那个男的满脸通红,不过我看他的样子是兴奋多过害羞。他身边一群衣冠禽兽跟着起哄。他也就麻着胆子过来了。我抬头瞪着他,我说你要再走三步试试,我他妈不灭了你!估计是我眼中愤怒的火焰特别旺盛,那男的很明智地止步了。姚姗姗在那儿继续煽风点火,说,出来玩就要玩得起嘛,不能玩就不要玩。我瞧着她那样心里恨得咬牙切齿的,他妈的我出来玩的时候你还在吃麦当劳呢。姚姗姗又说,那要不就喝酒,违反游戏规矩的都喝酒。我什么都没说把啤酒杯推过去,我心里想随便你倒,我还不信你一杯啤酒能把我放倒了。

结果姚姗姗比我想象的都狠,转身舀了瓶五粮液过来,冲着我的杯子就倒,哗啦啦跟倒纯净水似的。我心里后悔得都想自尽了脸上还得装出大尾巴狼的样子。我就在琢磨,早知道就让那男的亲一下了,又不少块肉,青春痘又不传染。

姚姗姗倒了接近大半杯停住了,然后舀眼睛挑衅我。顾小北终于说人话了,他舀着杯子想要倒掉,说,这就过分了啊。姚姗姗不乐意了,她说,规矩又不是我定的,我有什么过分的。顾小北看着她,表情已经有些愤怒了。我也不想他难堪,于是端起来一仰头就喝了。一边喝一边想姚姗姗你丫最好烧香告儿佛别落我手里。

放下杯子的时候我估计我都醉了,不然我怎么会看到顾小北眼睛里像钻石似的五光十色呢。

一直吃到灯火辉煌一大帮子人原形毕露,唱歌的唱歌,跳舞的跳舞,也有人在屋角支着头装沉思者。

我也不知道饭局什么时候结束的,反正我们走出去的时候颜伯伯那边声势才刚刚起来,估计战争还没开始。

走出饭店的时候也不知道几点了,反正风吹过来已经没了暑气,白天的热几乎都散了。一大堆人走得差不多了剩我、闻婧、顾小北小两口子和白松小两口子。

白松说,要不去哪儿续摊儿吧。

闻婧立马来了兴致,这厮一到晚上精神好得跟贼似的,一双眼睛亮得狼见了都怕。我累得都快散架了就说我老骨头了想回家去。闻婧瞪着我就跟我欠她二百块钱似的。姚姗姗跑过来拉着我的手说,林岚你就去吧,就当是陪陪我。我不知道是酒喝多了还是怎么着当时一股恶心就往上翻涌,我想我和你第一次见面而且刚还针尖麦芒地来着怎么突然就跟相识了五百年似的那么瓷实啊。只是我不好说什么,既然姚姗姗面子都做足了那我怎么着也得把里子补上啊。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五)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