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一)

闻婧打电话过来的时候我正在床上睡得格外欢畅,左翻右跳地穷伸懒腰,觉得我的床就是全世界。其实我的床也的确很大。我只有两个爱好,看电影和睡觉,如果有人在我累得要死的时候还不让我睡觉那还不如一刀砍死我,那样我一定心存感激。所以我理所当然地把床弄得往死里舒服,我曾经告诉我妈我哪天嫁人了我也得把这床给背过去。

所以闻婧的电话让我觉得特郁闷。在被她电话打碎的那个梦境里面我舀着个小洗脸盆站在空旷的大地上,天上像下雨一样哗啦啦往下直掉钱,我正在下面接钱接得不亦乐乎。所以感觉上如同闻婧阻了我财路一样。

我接起电话对她说,你丫个祸害,又阻止我挣钱。

怎么着,又写东西呢,我的文学小青年。

我是个写东西的,没错,运气好歪打正着地出了几本书,为这个闻婧没少嘲笑我,这年头文学青年似乎比处女还让人觉得稀罕。

我没搭理她,我说,有什么事儿你说,废话完了我接茬睡。

你已经胖得跟猪似的了你还要弄得习性也跟过去啊。现在是下午五点你说你这叫睡午觉还是叫睡什么?

你丫废话怎么那么多,有什么事儿你赶紧说。

没事儿,就找你出来吃饭,三十分钟后我到你楼下接你。

起床,洗澡,梳妆打扮,大学里长期的住宿生活把我弄得雷厉风行如同新兵连刚训练出来的女兵。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闻婧居然说了句真话,我是胖得跟猪似的。看来像我这样没日没夜地睡下去多睡出个三五十斤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儿。临出门的时候我又照了照镜子,发现自己又瘦了,我突然就乐了,敢情我是睡得浮肿了。

我到了楼下闻婧还没有来,我乐得悠闲看我们社区的大妈刚贴出来的写着全国各地劳模事迹的报纸,某某某又从天台救下一小孩儿,某某某又热心地为群众清理下水道分文不取,我就在琢磨这种事儿天南地北层出不穷而我身边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呢?上个月下水道堵了,倒是有一个清理工人又热心又耐心,对待群众像春风一样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怎么能不笑呢,每家住户给他五十块钱把他嘴都乐歪了。

正看着报纸闻婧打车过来了,大老远没听见车的声音倒听见她的声音这可真是本事。车子停在我旁边闻婧打开车门眼珠子甩都没甩我一下就光蹦出俩字儿“上车”,然后接茬同司机师傅狂侃。上车后我对那位的哥说,怎么着师傅,您是她亲戚呢?的哥蛮不好意思地笑笑,说,那哪儿能啊,小姑娘能侃。

这我倒没意见。闻婧走哪儿都一话篓子。闻婧她妈当初给她起名儿的时候就指望着她能文静点,结果天不遂人愿。不过我倒是特别喜欢这种女孩子,有什么说什么。我特怕那种半天都说不出话没事儿就冲着你笑的阴气沉沉的人,那笑阴得能把你膝盖的风湿痛给勾出来。

不过在外表上我和闻婧都长得根正苗红,扔人堆儿里那绝对俩天天向上的好青年,我们要是装淑女那叫一装一个准。不过本不是安静的处子,生下来就俩脱兔。用顾小北的话来说就是男生一见我们的照片就会想入非非,而见了本人立马就会想当初为什么会想入非非。闻婧还特讨厌做作的女生,开始的时候她一见着做作的人总是说,小样儿你装什么文静啊,后来觉得和自己名字沾亲带故的就改口说,小样儿你装什么处女啊。好像在她的眼中女人就分两种,处女和非处女。从那之后再没女生在我俩面前做作。不过闻婧这厮也栽过一回,上次和她爸去一饭局,在大堂见一个女的特做作,她就来劲了,说,长得就一副抢银行的脸还翘个兰花指扮处女,小样儿我见着就恶心。那女的立马脸拉得比什么都长,而更不幸的是她跑去告诉了她爸,而她爸就是当天饭局买单的人。为这事闻婧她爸停了她一个月的银子。平时毛手毛脚惯了的闻婧怎么可能有存款,被训斥的第二天闻婧立马跑到我跟前诉苦,义愤填膺的。到最后闻婧说,她丫就知道叫老子出来撑腰,没劲,我俩就不是这种人。我一听苗头不对刚想说什么她的最后一句话就砸过来了,她说,林岚这个月我就靠你了。我一听当时眼睛都黑了,我想我看中的那把网球拍估计是不能买了,说不定还得搭两件衣服进去。后来闻婧真就轰轰烈烈地刮了我一个月。

我曾经问过闻婧为什么那么多人想装淑女,闻婧说因为好装呗。我不耻下问问怎么装。闻婧说,你只要把该说我的地方全说成人家,那么一切好办。 正文 梦里花落知多少 (一)个人作品是 由【梦里花落知多少小说】会员手打首发,更多章节请到网址:http://www.daanpuhui.com

为您推荐